Reichen

給我貼標簽說明你膚淺

實在太愛團兵這一對 (偽七夕賀文)

在這存個腦洞吧,第一次干這種事,我對團兵是真愛啊。。作為一個苦逼醫學生根本沒那個時間和腦子去仔細措詞。什麼什麼東西都是看了就忘啊慘,就連自己的腦洞重新回憶起來也要點時間233。
腦洞開始於一張圖以及好多位太太的文,好多看過就情節留了個印象,而且很多是有很多太太都寫過的梗,具體是哪篇文還真說不出來233。我能記起的就盡量艾特吧,果咩呐。
那麼以下。

背景是利威爾在小伙伴犧牲後被編入艾爾文的分隊,從利威爾的第二次壁外調查開始。然後後面基本是艾爾文宣誓任團長之前的過渡時期,時間線還有奇怪的設定就是臆想產物還請勿怪。

1. 第二次壁外調查中,利威爾在砍殺巨人過程中又喚起對死去的夥伴的痛心,殺紅了眼,直接扎入了巨人堆,喪失理智之時被巨人抓住了繩索,身體直降之時被後方騎馬衝來的艾爾文攔腰救下。

回城後第二天艾爾文把利威爾叫到辦公室。

「你知道昨天的情況多危險嗎?」
「聽起來你是在向要人情債? 我在那種情況下一樣可以脫身。」
「但是你沒發現你的氣體已經快完了」
「足夠讓我殺了那傻大個」
「不夠讓你安全回城。我們無法保證回城過程中會不會有奇行種之類的出現,你必須預留一部分氣體以防萬一。另外,你的氣體消耗量太大了,你必須找到一個能用最少氣體最節省體力的方法斬殺巨人。明天起我會親自督導你的訓練。」

2. 訓練。利威爾既要斬殺神出鬼沒的模擬巨人,又要躲避艾爾文的凌厲劍鋒。

「利威爾,你的持劍方式和別人不一樣。」
「不能按我喜歡的來?」
「可以,但是你的裝置需要改良。將右邊的重心和拔劍方向換一下,似乎會更順手,裝置磨損也會輕一些,只是你要再重新習慣下,你覺得呢?」
「誰知道啊,現在又沒有那種東西。」
「我去把圖紙畫出來,讓工廠先做一個看吧。你能習慣了再讓他們批量供應。」

3. 當天晚上艾爾文熬通宵趕圖紙,利威爾晚上當班,午夜和快破曉時兩次路過艾爾文辦公室都在門縫下看到光亮。艾爾文趕完了圖紙一臉興奮跑去找利威爾的時候他剛梳洗完打算睡覺。
「你這是一晚上都沒睡?艾爾文?」
「啊,一心想著東西的時候也睡不著吧。」
艾爾文拉著利威爾在辦公室巴拉巴拉講了一堆,終於敲定圖紙讓人趕緊送去工廠,講完已經到了士兵日常操練的時候。
「你要不就在這休息好了,你在那邊會被吵吧?」
「行。」
「你要是在椅子上不舒服也可以睡床上,我睡覺很穩的。」
「不用。」
然而利威爾睡到一半被艾爾文急促的呼吸聲驚醒,一探額頭發現已經發了高燒。
「嘁,這傢伙幾天沒睡了。」
把艾爾文叫醒,
「啊,對不起,吵醒你了吧。」
「還是擔心下你自己吧。你發燒了,你這有藥吧?」
艾爾文吃了藥換了身衣服又被利威爾趕去睡覺。利威爾輕手輕腳出了門,正好遇到了要去找艾爾文的漢吉,跟她說了艾爾文發燒的事並要她保密,而且這一天不許任何人去敲艾爾文的門,拿過漢吉手裡的文件,然後去了餐廳取了冰塊回來用毛巾給艾爾文敷額頭。
艾爾文再次醒來已近黃昏,發現利威爾手上拿著一份文件在椅子上睡著了,手邊已經有兩摞薄薄的分好類的文件,想起之前因為早有將他培養成人類最強的心就告訴過他有時間就多接觸一些基本的文書,到底還是聽進去了啊。

4. 利威爾醒了之後去拿了晚飯給自己和艾爾文,然後給艾爾文說明文件內容,其中不外乎貴族的「問候」和對調查兵團實力和經費申請的質疑。
「辛苦你了。」
「你想方設法把我弄進來不僅僅是因為想要我的力量吧。」
「主要當然是這個。還有就是利用你的實力去贏得經費。」無視利威爾又凌厲了幾分的眼神。「下一週有個貴族宴會,你和我一起去,我們得說服幾個搖擺狀態的公爵。」
「一個壁外調查真的值得你這麼拼命?」
「只有壁外調查才能探清巨人的真相,解除人類的危機,調查兵團是人類的希望,而你會是調查兵團的希望......」
「行了少跟我說這些冠冕堂皇的話。」

5. 此後依然是在艾爾文嚴厲督導下的高強度訓練。艾爾文親自跑了幾次工廠後終於拿到了利威爾的新裝置。快馬回到訓練場找到利威爾就開始練。
利威爾用著依然極快的速度應付艾爾文的追擊時隱約感覺他雖然氣勢不減卻有些吃力,等他終於找到機會回頭稍微看了一下艾爾文時,發現艾爾文的臉上已經不知何時因躲閃不及出現了一道不淺的傷口,這才意識到他肯定又不眠不休連軸轉了好幾天。他想終止這場訓練,卻無法完全阻止艾爾文的攻勢,他索性在避開一擊後丟掉了雙刀,收起鋼纜,身體直直往下墜,又在快墜地之時放出鋼纜緩衝後輕盈落地。艾爾文很快追上來。
「你在幹什麼啊?」
「你才在幹什麼吧?你走神多少次了是想去喂巨人嗎?!」
「啊,對不起...」
「別跟我說這些蠢話,還不如去睡覺去。」
「不說這個了,三天時間,可以嗎?」
「不用了,你直接讓他們做好了。我不習慣的時候已經可以和之前一樣快。」
「好。貴族宴會時間確定了,你就當是做我保鑣好了,不難的。」
「我可以配合你,到時候可別怪我說話難聽。」
「基本禮儀總是要有的,作為兵團的實力標竿冷酷的面貌可是會加分的。」
「嘁。」

6. 艾爾文和利威爾身著正裝坐馬車來到內城的赫斯特貴族宅邸。進門前艾爾文注意到了利威爾冷到極點的臉色,環過他的肩膀搭了搭,順勢輕輕推他進門。
「別緊張,我相信你。」
進了門艾爾文很快就扎進貴族群中問候、遊說。利威爾略顯別扭但不失禮貌地與人問候了一圈後就找了個角落有一口沒一口地喝著酒,冷眼看著會場裡的觥籌交錯,還有那頭耀眼的金髮下陌生的笑容。
正當利威爾喝著酒發著呆時,會場另一頭傳來一聲驚呼「史密斯分隊長!沒事吧?」利威爾放下酒杯就擠進人群,扶著面色蒼白腳步虛浮的艾爾文,在赫斯特公爵的女兒的指引下來到休息室。利威爾把艾爾文放躺在沙發上後到外面拜託赫斯特小姐取了些熱食,回來卻發現艾爾文已經坐起來了,仍顯疲憊但神色清明。他放下食物坐下來正想吐槽點什麼,卻被艾爾文突然一把抱住。
「我們成功了。」聲音竟有些發顫,「謝謝你利威爾。」
「...喂,你腦子...是燒壞了嗎?說的蠢話可是越來越多了。」利威爾被嚇得有點呆。
「不好意思,是我太激動了。啊...因為事情談完了,我看你也坐不住了,我也餓了。」他沒說其實是真的喝酒喝到胃都疼。
赫斯特小姐敲了敲門,「史密斯分隊長,家父說了,如果身體不舒服可以在這裡留宿,不用客氣。」
利威爾去開了門,艾爾文走到門口行了一禮,「謝謝您的好意,赫斯特小姐,我只是有些不勝酒力,並無大礙,只是一會怕是要先離席了還請見諒。」
回兵團的馬車上,艾爾文和利威爾並排坐著。利威爾全程看窗外發呆吹風醒酒,而艾爾文被馬車顛得開始犯睏,手肘架在窗框上,手握成拳撐著頭,卻一次次被顛下來。終於有一次發出了大了點的聲響,引起了利威爾的注意,卻好笑地睏得完全沒氣力道歉了。利威爾輕嘆了口氣,關小了窗子,不著痕跡地靠過去,艾爾文很快將重量轉移過來,頭也忍不住地靠在利威爾頭上,一路還算安穩地休息到了兵團。

7. 冬天裡的雪地訓練是調查兵團一個重要訓練內容。艾爾文和利威爾先行出發,一路上艾爾文一直走在前面,而且速度並不慢,利威爾覺得吃力但還是保持一定距離跟在後面,畢竟自己並不熟悉山上的地形,而且穿這麼多還是很冷,要是走散了還真沒什麼信心能自己走出去。
到了終點的小屋後,艾爾文放下火把長舒了口氣,揉了揉凍僵的臉又原地跳了跳,
「啊終於到了。」聽到身後的利威爾進了門之後就再沒動靜,這才覺得不對勁,
「利威爾?」門邊的人臉色鐵青,幾乎脫力就要倒下,艾爾文衝過去捧住他的臉,又把人拉進懷裡,用大衣裏住他,緊緊抱住,大手按著他的後腦抵在自己胸口,幾乎要懷疑自己是不是太過嚴厲了,因為其實是自己一看到利威爾快趕上就又加快腳步拉開距離。
利威爾意識其實很清楚,只是被凍得過頭的身體似乎忽然洩了氣失去了控制,他想說自己過會兒就沒事了,卻沒想到艾爾文會如此反應,更沒想到自己竟是這樣貪戀他的溫度。他忍不住抬起手抓住艾爾文的衣服,用力地呼吸著,讓溫暖的空氣充斥鼻腔。
許久之後,艾爾文胸口傳來利威爾悶悶的聲音。「艾爾文,我沒事。」放開利威爾,取下自己的圍巾,誇張地圍住利威爾的臉只剩下眼睛,利威爾扯了扯捂住鼻子的圍巾,覺得有點想笑。
「我去把爐火生起來。我這還有點熱水你先喝吧。」
艾爾文和利威爾安頓好後兩人開始看文件,邊等兵團的其他訓練成員。

「其實你今天已經很大程度上超額完成任務了,給新兵的要求是6個小時,給你的要求是4個小時,但是你只用了兩個多小時就完成了。」
「合著我這是又被你耍了?你還真是狡猾。」
「謝謝。」
「我沒有在誇你,少自作多情。」
「哈哈能跟我貧了,看來是真沒事了。」
「你...」
「好了好了。下一期新兵交給你帶吧。」
「哈?你確定他們能受得了我?」
「那是他們的事情,要不只能在壁外送死。還有,你看看這個,我打算回去就呈上去給總統。」艾爾文取出一份手寫申請文件。
「......兵長?是什麼東西?」
「論軍銜和團長平級,有權參與決策。主要工作是兵團的戰力保證以及作戰計畫的具體實施。」頓了頓,「只有保障了兵團的實力,我才有資本去跟那群貴族要經費。」
「我知道了,你都已經決定了不是嗎。」

晚上,艾爾文看完了一大摞文件緩過神抬起頭發現利威爾窩在椅子上睡著了,他走過去輕輕抱起利威爾,將他放在床上,暗自意外利威爾與體型不符的紮實的體重。而利威爾大概是裹著大很多的艾爾文的大衣太溫暖,一向浅眠的他居然沒被驚醒,但還是在床上再次陷入深睡之前嘟囔了一句「你也趕緊休息了吧。」「好」艾爾文披上披風又出去巡視了一圈後就回來睡了。
大概是下雪後的山裡到後半夜總是越來越冷,當兩人因為習慣幾乎同時在黎明時分醒來時,發現利威爾背後緊貼著艾爾文胸口,整個人蜷在他懷裡,而艾爾文抱著利威爾的腰。利威爾以為艾爾文還沒醒,而且明顯不打算當回事,剛一動,腰上的力道忽然收緊,感覺到他低下額頭埋在自己後頸。
「利威爾,就一會兒好不好,我等下就起來了。」
「艾爾文⋯⋯」
「你先別說話,拜託。」
「艾爾文⋯⋯」
大概是怕利威爾真的生氣,艾爾文猶豫地鬆了鬆手。利威爾暗自嘆了口氣,其實他早有察覺艾爾文對他的過分倚重和關心,他對其他人公事公辦的冷硬態度總讓他覺得自己認識的是另一個人。利威爾沒有掙開艾爾文的手起身,而是轉了個身,正對著艾爾文的臉。艾爾文閉著眼皺著眉,那副低著頭小心翼翼的模樣是利威爾從沒有見過的。
利威爾把手貼上艾爾文的臉,用冷靜,緩慢的語調,
「艾爾文,你有話要跟我說吧。」
「我...」艾爾文微微睜開了眼睛。
「你相信我的話,就說出來吧。」
「我...喜歡你。」
「嗯,我知道了。」輕撫過艾爾文的眉心,利威爾低頭在艾爾文嘴角印上一吻。「今天是安排了日出之後再下山的吧?再多睡會兒吧,他們集合的時候我們會聽得到的。」
兩人幾乎是額頭相抵地安穩睡到集合號響,利威爾自然地起了身,艾爾文倒是當了機,他大概覺得那不過是一場夢。
「利威爾,呃,今天的事⋯⋯」
「怎麼了?」
「如果造成你的困擾我很抱歉...」飛快地說完,但是快不過利威爾衝過來的速度。
「艾爾文這些蠢話我聽得夠多了!」狠抓住艾爾文的領子拉向自己,「你以為我做這些都是為了誰?!」帶著怒氣吻上他的嘴唇,甚至警告地咬破了皮。艾爾文似乎被疼得瑟縮了一下,又如夢方醒般將他緊緊抱住,像要將他揉進身體裡一般,讓他不得不盡量墊起腳尖迎合他的身高;艾爾文已經奪取了主動權,但利威爾卻真切地感受到他嘴唇的劇烈顫抖。利威爾伸手捧住艾爾文的臉,另一只手一下下撫著他的後腦,親吻的回應愈加的溫柔。
一吻過後,艾爾文抱住利威爾,頭埋在他肩膀上,似是無聲的哭泣和依賴,利威爾撫著他的背,接受他所有的情緒和脆弱。

8. 利威爾生日前一天,艾爾文去王城開年終會。往常開會大忙人艾爾文都只能在第二天夜裡回來,利威爾這麼想著的時候,推開辦公室的門,卻看到艾爾文剛洗完澡出來。
「這麼早回來了?」
「是,有事跟你說。你先去洗個澡吧。」
利威爾洗完澡出來,頭上搭著條毛巾,襯衫只繫了下面幾顆扣子並扎進褲子,胸口只鬆鬆的攏住。
「你找我有事?」
「外面這麼冷你衣服都不穿好。」走過去給他繫上胸前的扣子,撈了件大衣披在他後面。
「你到底要說什麼?」
沒來得及利威爾皺眉,艾爾文直接扣住他後腦就親下去。一吻完畢兩人都有些喘,額頭相抵。
「生日快樂,利威爾。」利威爾瞬間有點吃驚地抬起頭。
「欸,不...不對嗎?」
「啊,不是,我自己都完全忘記了。謝...謝謝你。」
「有東西給你。」取出一罐紅茶。
「高級貨啊。」
「早上趕早去買的。還有,這個。」取出一柄製作精良的匕首。
「這是我第一次立功後,團長送我的。比你現在用那把好的多。」
「你就不怕我殺了你?」利威爾忽然笑了。
「嗯...我現在覺得被你殺了是我最好的結局。」似是沒想到他會這麼說,利威爾心裡泛起一陣苦澀,再笑不出來。
「那,說好了,除了我,你不能死在任何人手裡。」把刀架在他肩膀上。
「好。還有呢。」艾爾文轉身從辦公桌下拿出兩份文件。
「你夠了艾爾文,你知道我最討厭公文了,你至於送個禮物都附送公文嗎。」其實只是習慣的吐槽和貧嘴。
「哈哈你看看先嘛。」
「這個委任狀我知道,這個遺囑是什麼情況?你以為我能比你多活幾年?」
「這兩份文件是我對你的絕對信任和我能給你的所有東西。」按住利威爾的肩膀,鄭重說道。利威爾皺著眉沉默許久,艾爾文再次抵上他的額頭,
「對不起啊,這顆心臟已經決定了要獻給人類,其他的我所有的東西,我都想給你。」
「呵,我終於也有羨慕那些懦弱虛偽的人類的一天。行吧,等你厭倦了,記得把心要回來,得不到你的全屍我是不會讓你去死的。」利威爾把手按上艾爾文的心臟,無奈的笑了。

嗯...接下來開始接吻,拉燈。

事後talk
「其實我最大的願望是想跟你一起活下去啊。」艾爾文承認自己愛上利威爾之後發現自己還是有私心的。
「我知道啊。」
「你還恨我嗎?之前的事。」過了會艾爾文又有些猶豫地開口。
「一碼事歸一碼事。想起來當然還是難受,但是嚴格來說不是你的錯,雖然是因你而起。那你後來還是說了啊。」知道艾爾文在說那次山上的告白。
艾爾文想起之前宴會上與赫斯特小姐的閒聊,他當時以不想讓葬送赫斯特小姐一生的幸福為由婉拒了赫斯特公爵的好意。
「史密斯分隊長,剛剛只是表面原因吧?你有喜歡的人吧?」
「啊,被你看出來了啊。」
「而且看樣子,你是不打算去表明心意了?」
「我沒辦法給任何的承諾,說了不是徒增傷心嘛。」
「但是不讓她知道的話會很遺憾吧?」
「我不希望造成他的困擾。」
「恕我不能認同,我很敬佩一直直面危險的調查兵團,而且又是在這樣一個不合理的世界,我覺得,讓自己遺憾的事情能少一件就少一件吧。如果生活不會受到干擾,知道有個人這麼愛自己其實是會很幸福的。」

「所以你就是腦子太好了才有這麼多莫名其妙的顧慮,生死都豁出去了居然還擔心這些。你放心好了,我不會死的。」利威爾覺得有點好笑的揉了揉艾爾文的頭,抬頭親親他的下巴。
「是啊。那麼,請多指教了,利威爾兵長。」艾爾文把自己交出去一般抱緊了利威爾。



嗯。。。我自己的腦洞到這也差不多了,後面也不過勉強想了個團兵宣誓就任的小場景,還有個兵長救艾倫腿受傷團長早看到但一直等到晚上忙完了緊急文件才跑去看,發現兵長因為沒有及時處理脚踝已經腫了,然後直接抱到自己房間消腫。。。因為沒腦出什麼太心水的細節就不勉強寫了。
本來只是想把腦洞簡單記錄下來,沒想到寫著寫著自己就嗨了。。
我心裏的團兵就是都獨立又強大,互相支持包容,艾爾文依靠利威爾的強大力量,又能用自己強大的戰略頭腦給利威爾以指導,而利威爾忠心成為艾爾文的鋒刃,包容艾爾文所有的情緒和脆弱。之前看過一個條漫說,艾爾文在愛著利威爾的時候才能想起自己還是一個人類這件事,這真的太戳我,所以利威爾認識的那個不一樣的艾爾文其實是他以人類存在的艾爾文。

1腦洞來自一個圖。。
訓練的腦洞,利利會去蹭浴室的設定,還有艾爾文靠著利利睡覺來自太太.@日常空白 的小短文。。
雪地訓練的腦洞來自太太..@六里桥 冬風的終章。。
宴會的腦洞。。我忘了。。我看了好多宴會場景的文。。捂臉。。。

啊剛好趕上七夕哈哈哈,算是給團兵的賀文吧。

比心心。

汕头妈屿岛 海湾大桥

在香港金紫荆广场。。我只是觉得他的装束让我想到老谭才拍的2333

凌趙~我的目標我的動力~